最忆儿时年味浓


  

□杨丽丽
  儿时的年味从进入腊月就开始发酵了。喝完一碗热腾腾,香喷喷的象征五谷丰登的腊八粥,各家的父亲母亲就开始有条不紊地准备年货了。
  我们这些孩子就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地幻想着新衣服的样子,糖果的甜蜜。此时冷清的集镇开始热闹起来,买卖声此起彼伏。虽然那时候物质匮乏,但父母还是想方设法为我们准备好过年的美味佳肴。糖块,瓜子,木耳,蘑菇。这些平常都舍不得买的吃物,此刻被父亲一袋袋地买回家备用。还有猪肘子,猪蹄子,白条鸡,一块块,一袋袋被父亲扛回家中,挂在屋檐下。母亲也忙着为孩子们扯花布,做衣服,做鞋子。日子,就在这甜蜜的忙碌中一点点前行。
  腊月二十三,是灶王爷要升天的日子。这一天,母亲是要大扫除的。屋内屋外,墙角橱缝,母亲都打扫得细致认真;床褥都要晾晒干净,更换上浆洗干净的床单被罩——清除污秽的同时,也祛除来年的晦气。而且还要给灶王爷上一盘香甜的糖饼,好粘住灶王爷的嘴巴,不让他去天庭乱说话。
  到了腊月二十六,家家户户飘出煮肉的香气。大块大块的煮肉被母亲的巧手熏制得红中透亮,香气四溢,勾引出我们这些小孩子肚子里的馋虫。母亲在我们巴巴的眼神中,捞出最大的一块,切成片分给我们。其余的,装进一个坛子里,留着细水长流地慢慢享用。来拜年的亲戚了,母亲就捞出一块煮肉,热透了切成片,当成一盘硬菜。在那个年代,平常日子是很少吃肉的,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尝到肉的滋味,因此记忆中过年时的煮肉格外诱人,格外香,是难以磨灭的贮藏在舌尖上的年味。
  腊月二十九,是家家蒸馍馍,炸面食的日子,这一天母亲是最忙碌的,要把二十八晚上发好的几盆面,蒸成白白胖胖的馒头,而我们这些小孩子也不能闲着,被安排抱柴的抱柴,烧火的烧火。蒸完馒头,母亲就要炸面食了,馃子,藕夹子,萝卜丸子,馓子。那时候每家都认真,郑重地对待这个团圆祥和的日子,这几样面食都是必不可少,象征一家人的日子团团圆圆,红红火火。而我们小孩子也可以借着过年的由头大饱口福。
  到了三十这一天是最热闹的,一大早父亲就起来贴春联,扫院子,放鞭炮。大门口,屋门口,猪圈,鸡窝,灶上,都要贴上寓意吉祥的对联或福字。我们换上母亲做好的新衣服,提着小灯笼满大街乱跑。调皮的男孩子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偷偷放小鞭炮,整个村子响起此起彼伏的鞭炮声。母亲摆好供奉祖先的祭品,就开始和面,拌菜馅,烙火烧——年三十的午饭一定要吃火烧的,寓意着年终了要翻身,来年过上更好的日子。晚上,一家人聚在一起包饺子守岁,馅料里一定要放进几个洗干净的硬币包进饺子里,明早谁吃到带硬币的饺子,谁就一年财运亨通。这是个很好的寓意,因此年幼的我们一个接一个地吃个不停,就为了能吃到一个包有硬币的,赢个好彩头。
  儿时的记忆里,年初一是最开心的日子,除了好吃的,还有压岁钱。一大早给父母拜过年,就能领到父母包进红包的压岁钱了。钱虽然不多,但是情意深重,这代表着父母浓浓的爱意。去长辈家拜年,瓜子,糖果,花生都是可劲吃,可劲拿,直到小肚子撑得鼓鼓的。孩子们笑着,闹着,开心极了。
  “新年纳余庆,佳节号长春。”年的味道,随着年龄的增长,生活条件的提高一点点淡去了,每天被鸡鸭鱼肉填满的肠胃再也品不出年的味道,再也体会不到儿时盼过年的心情。而记忆深处的年味就像陈年的佳酿,慢慢地在岁月的酒窖里沉淀着,芳香着,直到永远永远。

名仕亚洲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名仕亚洲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名仕亚洲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,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名仕亚洲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名仕亚洲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,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

Baidu